“不如就让元桑听话,道歉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家主是想护着四少爷,但有些时候有些事情,是不可能这么做的,您现在若是和江珏对着干,明天他就有可能把整个江家弄得一团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是见过世面的人,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,其实心里面都是有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勋相信江亦清是一个识大体的人,也肯定江亦清知道今天把事情闹大的后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是江家家主没有错,但是只要江珏活着一天,他这个位置就坐的不安稳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江亦清不发话,江元桑也不敢走。他听到江勋和江亦清的对话了,看出来,江亦清有顾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想让自己大哥难为,江元桑咬咬牙,说“道歉就道歉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走到江珏跟前,说“对不起,刚才是我说错话,我不该冒犯少东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