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铭把手指放在口中用力吹响,指节被咬出血,顺着嘴角滴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开启红门的那个夜晚,那一晚月光如洗,漫天飞雪,冰晶如此自然的在他周围起舞,发出嗡嗡蝉鸣,仿佛它们生来就拥有独立的灵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吼吼吼吼!”

        暴怒魔还在咆哮,周铭内心的强烈渴望,也在恶魔的咆哮声中逐渐滋长。

        怪物的嘶吼依旧震耳欲聋,但周铭却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,他的耳中自己的口哨声和暴怒魔的狂吼分离开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一个空间中的两种不同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吹口哨仅仅是一个动作,但他莫名其妙重新体会到了当初召唤出冰蝉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恍惚间他看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画面,他站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雪地上,脚下是往远处无限延伸的冰雪,洁白如盐,天地共白,无界无边。他的口哨声在这片广袤的空间中无限扩散,传出再远的距离也声音不减,那是天地间唯一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过于真实感受,甚至让周铭出现了一刹那的幻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回过神时,他已经发觉了自己周围的空气开始了轻微的震动,他听到了蝉的嗡鸣!

    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种感觉!

        无害女贼和其他人看到了周铭身边开始飘荡一些仿佛透明的东西,像是一层模糊不清的碎玻璃,她盯着那些碎玻璃皱起眉头,眯起眼疑惑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