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滚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那个记者好像出够了气,耍够了威风。他不再看王大民一眼,趾高气昂的向后车厢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或许是老天爷都看不过眼了,或许是那个公交车司机在替天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公交车,突然一个急刹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车上的所有人,除了王大民,都一脸快意的看着那个记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整个人向后倒了下去,身后的背包,脱离了他的肩膀,在车厢里的地面上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   记者重重的摔在地上,后背着地,脸上露出了跟刚才王大民一样的痛苦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啊,前面的车突然刹车了。”司机毫无诚意的道了个歉,连头都没回一下,这句抱歉倒更像是对那个记者的嘲讽。

        记者全身僵硬的慢慢坐了起来,伸手拼命的揉着后背,显然摔得不轻。这时候,一只还带着血瘀的手,将他的背包抱着,犹豫着递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嘿嘿,你的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