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素一掌拍在红伞上,轻响声中,荡开重重涟漪,涟漪所过之处,虚空如镜面,寸寸碎裂。

        红伞之下,白绿水握伞的双手脱臼,鲜血淋淋,脸色苍白,嘴角溢出一缕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白绿水也借着阿素一掌之力,轻飘飘飞起,仿若无物,继续向远处逃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素则在落地的一刹那,大地起伏如波涛,在地面起伏之际,阿素再度借力而起,宛如利箭,刺破长空,向白绿水追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轰鸣声渐去渐远,整个古城又似恢复了先前的宁静,只余满地狼藉与萧瑟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过了十数息的时间,苏秀的尸体上忽然亮起缕缕光芒,那些光芒,不是在苏秀尸体表面,而是从其体内生出,初时光芒微弱,若隐若现,明灭不定,仿佛萤火虫一样, 但渐渐的光芒愈来愈炽盛,五彩斑斓,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    透过斑斓梦幻的光芒,似能看到苏秀的体内,有一只蚕蛹般的东西,慢慢蠕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光芒炽盛到极致时,苏秀的胸口,由上到下,缓缓裂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一只蝴蝶慢慢钻了出来、

        刚开始,蝴蝶的速度极慢,仿佛有些力不从心,蝴蝶的翅膀、触手、腿脚等,也有些透明,显得柔弱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