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早醒来,柚柚伸个懒腰,元气满满地下炕,还用小手压了压自己脑袋上翘得老高老高的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肚子咕噜咕噜叫了,元气满满的柚柚顿时耷拉下脑袋,变得没精打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家里就只剩下柚柚姐弟俩和后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后妈都不会给柚柚留多少早饭,因为她不用干活,得节省粮食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团子就只好委委屈屈地啃干巴到剌嗓子的粗粮馒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柚柚对早饭没有任何期待感,摸着自己扁扁的小肚子,打开笸箩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她没想到的是,笸箩下放着一个鸡蛋和一碗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柚柚饿了吧,妈给你留了鸡蛋。”孟金玉笑着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柚柚警惕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想孟金玉居然跟转了性似的,拿鸡蛋在桌上轻轻敲了敲,剥开鸡蛋壳。

        鸡蛋可稀罕了,怎么会让她吃呢?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